澳客彩票网

發布者:盧進麗發布時間:2020-07-13浏覽次數:10

郁金香吐完最後一口香氣當太阳收起最后一缕光芒當汹涌的海浪融入大海,归于平静。一切繁华都在舞台上华丽转身后悄悄卸下豔裝,在茫茫人流中消逝,朽去。出生死亡,繁盛凋零,似乎是宇宙永恒的定律。一旦出生或是開始,就晝夜不停地奔向衰亡,在時間的見證下漸漸朽去

人終有衰老的一天,人類總有滅亡的一天。是造物者寫在人類曆史大梁上的第一真理。

肉體不會朽,于是便有不少人追求精神不朽。想想在人類曆史的某個角落留下自己的名字,該是何等榮耀的事可芸芸衆生中,又究竟有誰求得了人生的不朽,那些被我們口口相傳的名人們並不以不朽作爲人生的終極目標。不朽,不過是追逐生命本真的過程中得到的副産品罷了。那些奔波在追求不朽路上的人最終不過長眠地下,手握空拳……

只爲追求不朽的人太虛僞了,只爲獲得不朽的人生太虛妄了。

生,生而爲人,體驗爲生納蘭容若有言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這句话现如今广为人知,可又有谁真正关心过何谓初心呢?那初心就是生命本真意義的所在靜觀一路花開花落,描畫天邊雲卷雲舒。一日三餐賞日月輪回生命的大框架就是在這平凡中被搭建起来。那些痛苦亦或是愉悦的经历,那些苦涩亦或是甜蜜的记忆,就蕴藏在生命磚瓦的縫隙中把人生裝點多彩擁有如此蓦然回首,朽與不朽早已成为过眼烟云

那些追求生命不朽的人,一定把人當成了炫耀展示的舞台,殊不知鎂光燈下靈魂早已草草收場,逃循他方

昔日王右軍揮毫寫下俯仰之間已成陳迹”,感慨生命的易逝。蘇子在赤壁之下書寫渺滄海之一粟,感歎生命之渺小。而我更傾情那句则物與我皆无尽也,又何羡乎?”我們何必妄求人生的不朽時間的定格。若是在奔向去的路途中,有八千里温暖與感动人生的朽與不朽,何有于我哉?

我堅信我來過這世界我觸摸過腳下的土地,我凝視過浩瀚的蒼穹,親吻過清風,我愛戀過妩媚的青山,我快樂過,我瘋狂過……這些已使我生命的羽翼豐滿。就像天空的飛鳥,我不需要什麽所謂不朽”,這已足夠


新闻来源:电力学院 郭丰硕攝影:责任编辑:盧進麗審核:劉尊旭

圖片新聞

視點新聞

視頻新聞

基層快訊

媒體礦大

文藝園地

礦大故事

光影礦大